文章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哲理文章
爱情文章
情感文章
散文
优美散文
散文诗
经典散文
散文随笔
哲理散文
写景散文
抒情散文
伤感散文
诗歌
现代诗歌
感恩诗歌
爱情诗歌
励志诗歌
青春诗歌
古词风韵
日志
伤感日志
情感日志
空间日志
爱情日志
心情日志
经典日志

云水禅心,清静如莲

时间:2014-07-09 来源:悦文网 作者:性淡如菊 阅读:加载中..

【一】

瘦马,西风,僧庐。老树,烟村,古道。喜欢清瘦的山水,喜欢那种清瘦山水里孤寂的情怀。冰冷的雪,孤傲的梅,淡泊的菊,清幽的兰,虚空的竹,炽烈的焰都能在我的性格里,找到对应的地方。颇喜欢这句话:“不俗即仙骨,多情即佛心。”

其实只要有一颗不俗的心,不管写什么内容,都会变得雅致。大俗大雅,只要心无尘,看世间所有事物,都纤尘不染。许多书,读了也是白读;许多话,说了也是白说。唯有自然,这本百读不厌的书,无声地告诉我们所有。其实,无言是最好的语言;无思,是最深邃的思想。常常想,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除了一句“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还有什么呢?朋友回答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世间所有的道理只有两个字:空色。世间所有的情感也只有两个字:色空。两个字包罗万象,宇宙人生的真理尽在其中。净土宗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包含所有,净化所有,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

江南的烟,江南的雨。江南的诗情,江南的邂逅。总带有那么一点浪漫与朦胧,朦胧的夜,朦胧的月,朦胧的心。很喜欢这种感觉,朦朦胧胧带着淡淡的诗意,似有若无,如梦似幻。人生如梦,谁不在梦呓?梦中人,说梦中话,诉梦中情,叙梦中事。梦呓?梦呓?月朦胧,夜清浅,星飘渺。凭楼远眺,相思起,愁肠结。清冷的风,吹过往事的街道,竹笛声慢,箫声咽,漫过光影变幻的湖面而来。

红尘里与你相识,相知,是温暖,也是感动。也许千年的等待,只为今生与你擦肩时,静静回眸一笑。人道是,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打开尘封的岁月,窥探过去的日子。时光的经卷里,飘出一曲又一曲《女人花》,不断单曲循环,醉了无数红尘过客。庭院里的女人,花香透骨,肌肤如雪。在岁月深处修篱种菊,只等你来,入梦,绽放,芳华。美丽与哀愁,尘缘与旧梦,随风摇曳,随风飘舞。女人如花花似梦,闲对西风,独自愁,何人解花语?谁为你淡扫蛾眉?谁温柔拂去你心底的忧伤与寂寞?谁与你荡一叶轻舟,在烟雨江南,泅渡,泅渡。渡过红尘泪,相思海......谁又与你,并肩走过雨巷长廊,诗情淡雅,莲心无色,寻梦江南?

月上西楼,伊人何处?只是一杯清茶,一曲旧歌;一卷经书,一点残梦。谁在小楼轻吟:“夜色如纱,天如水。清冷月,入窗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天上人间愁无数,化成江南的雨,塞北的雪,大漠孤烟,秦时明月。你自是冰心雪蕊,我亦是莲开心中,拨开心中云,可见万里天。

缘来缘去,缘如水,握不住,终成空。只有在这红尘,淡淡风中,携一份温暖前行,独自踏上通往云烟深处的禅径。割舍所有的尘缘,忘记所有的旧梦,奏一曲云水禅心。

心中依旧是烟雨江南,烟雨濛濛,情也濛濛,乱飞红,桃花渡。佛在净土,亦在红尘,那一叶渡船,不知能渡谁。其实,红尘到净土的距离,就是心的距离。心有多远?隔着一个宇宙。心有多近,只有0的长度。一念此岸,一念彼岸,可是谁能悟?

《心经》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金刚经》曰:“一切皆虚幻。”扫去心上云,可见水中天。万物皆通禅,事事可清心。走在阡陌小路,看稻禾青青,听蛙鸣蝉唱,心也随着大地绿色的诗韵,愈飘愈远。一场清凉雨,洗去夏日的尘埃和暑气。走过雨巷长廊,诗情淡雅,莲心无色,寻梦江南。

人生是一个旅途,处处是过目即忘的风景,我的心如明镜,只能照见,无法留住。我知道,你是我前世的缘,今生再见,可我们都忘了所有,这也是值得庆幸的事呢。那曾经的海誓山盟,恩恩爱爱;那曾经的诗情画意,痴痴怨怨。都忘了啊,亿万斯年的生死轮回,相遇,相爱,相聚,离别。而又多少次相弃,多少次相憎。一夜芭蕉雨,卧看窗外绿肥红瘦,枉自一把清泪。那一世我为狂僧,你为民女。我挥毫狂舞,你红袖添香,笔落芭蕉生云烟,醉舞霓裳梨花雨,满掌清泪,怎暖一肩寒凉?

往事如萍,在记忆的河里飘远。你是谁?谁是我?我都不记得了。我丢失了昨天,也没有明天。活在当下,安住当下,就在这一秒。我把你彻底忘记,忘了所有的情,忘了所有的爱。书籍多如海,空添心上云。不如枕书而眠,忘了红尘旧梦。多少诗情画意,原是梦一场,梦里般般有,醒后空空无无大千。原来是:本来无一物,看了也白看,思也白思,只添些雨恨云愁罢了。人生,就是一棵开花的树,此花缠缠绵绵,热热烈烈绽放,未落,那花又已羞羞怯怯,情窦初生,打着骨朵。这边潇洒转身,忍痛分手,散了,淡了,远了,去了,落下一地残红。那边就:“决定明天,趁着夏花似锦,彩蝶翩飞,好梦易来的季节,认真谈一场恋爱......”是啊,红尘就是这样喧嚣,这样热烈,落的不舍,开的赶早,或凄凄惨惨,或缱绻缠绵,或热烈似火,或清静似莲。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谢空折枝,人生当:和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缘是劫。其实,红尘即净土,峰上冰,原是海中水。

竹外清弦,雨随来,风随来,沙沙瑟瑟花间落。月坠湖心,清凉如水。觅一条偏僻的石径,流萤在草丛间明灭,月儿娇羞,云如轻纱,静听月色坠地的声音,轻轻缓缓,泻落下来,滑进夜的怀抱。是啊,情如毒,反复戒反复上瘾;爱如酒,反复醉,反复痛饮。灵魂往往一半是拯救的天使,一半是堕落的魔鬼,在红尘中起舞,时而平静,时而爆发。捻一朵白莲于指尖,看见你的绝美,如天使,纯洁;走进你的心扉,看见你的爱火,如魔似魅,疯狂,魅惑。读你的文,只觉动人心魄,大悲咒也按不住,心跳,气喘。你本是佛前的一朵青莲,只因贪恋风露,堕入红尘,疯长了欲望,迷失了清静。

远远传来,一声夜的叹息,你如一枝风荷,孤傲地立着,在寂寞深处。谁来度你,谁又来度我?来回于尘世和净土之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二】

终于学会减法人生,删繁就简,淡泊从容。每天都是新天,每日都是好日,不断清空自己,让自己每天重生。我不想过去,也不思未来。还记得,那日静静立于阳台,听树上蝉的初鸣,让万物在心底消失,游离于空色、有无之间,念想着,非有非非有,非空非非空。那是怎样一种穿越?0.001秒,或者更短的时间。眼前的风景,突然由身外到了心中,心胸洞开。心如明镜,清楚照见眼前的一切。这就是彼岸?什么都没动,什么都一样啊。

只是换了境界,世界本是心中物。原来彼岸就是此岸!超然物外的自在,瞬间解脱的喜悦,尘世间的无穷悲喜,瞬间涌上心头,潸然泪下,悲欣交集......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时空消逝,万佛归一。原来,世间一切,都是心屏上的幻象,空影空花空物空心。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净土,小小的一颗心,居然包容了整个宇宙。我笑世人痴,世人笑我颠。同是在梦中,一样贪嗔痴!你说:“过往,过往,人若走,茶是否真的会凉......”我道是:人不来,茶亦会凉。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生旦净末丑,你演哪一角?入戏越深,伤得越重。人生是缘,亦是圆,我们在圆里相聚,圆里离别,没有开始,亦没有结束。只想把最深最深的祝福送给你,最深最深的爱给你,最深最深的情给你,刹那,永恒。只想温柔地告诉你,缘分,是不期而遇的撞见,是心里浅浅的牵挂,浓浓的相思,深深的情愫,如烟似雾,斩不断,理还乱。谁说:只要有缘,就会碰,电光火石,身不由己。缘灭了,就会离开,不管不舍有上千个理由。遇见时相惜,离开时潇洒。心到无心最多心,情到无情最多情。人生常常是:动人春色两三处,一路情爱,一路诗。心路,是一条遥远的路,在爱里修行,在情里涅槃,直到火熄,水静。

总喜欢给自己找一个写诗的理由,用最真挚的初心,记录下梦中的所有。走得最快的,总是最美的青春;伤得最深的,总是最真的爱情。爱如春潮,潮来汹涌,潮去狼藉;情如云海,云起云灭,身不由己。心有千千结,清唱乱红曲。执手就是放手,相聚就是离别,人间事,空色间。

漫步田野,任斜风细雨,吹走万千情愫。心如明镜,照见多情的你。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如今识尽愁滋味,心如止水,也无风雨也无晴,独依西窗,轻把梅花嗅。

无情即多情,烦恼即菩提,最美的莲花,开在最深的红尘里。红尘即净土,本来是一如。相伴的路有多长?莫贪。相遇的手牵多紧?莫问。不思不想,万事随缘,缘聚缘灭,任天然。佛曰: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心在何处,万物皆心;情在何处?慈悲即情。昨天已远去,明日没有来。其实人生,不在昨天,也不在明天,而在当下。无数的当下,构成人生,无数0.000001秒,构成时光的流。活在当下,爱在当下,慈悲当下,自在当下。

常常想,心若虚空,才可以容纳万物;心如无心,才可以接受所有;最好的性格,是没有性格,如水,无形,却可以变化成千万种形状;如空气,无色,却可以映现万千色彩。朝天空扔石子,天空从不会受伤。朝天空吐唾沫,天空赞叹这美丽的雨滴。其实苍蝇和苍鹰,是一样的,都长着一对美丽的翅膀,都酷爱飞翔,一样可爱。它们又一样可怜,杀生而不悟,逐臭而不悔,一样需要悲悯。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不会为了险阻而放弃跋涉;人生是一场聚散无常的戏曲,我也不会因为害怕分别,而拒绝上场。人生需要拼搏,奋进,有时后退却是为了更好的前进,有时放弃是为了更好地获得。不会嗟叹,一次不经意的转身,人已天涯;不会悲伤,一次次生离死别,心已沧桑。

不问相伴的路有多长,不问下一次相遇又是与谁,人在路上,心在路上,痛了才能醒,醒了才能悟。不会为了终点,而放弃欣赏沿途的风景,其实终点一刹那,很多人还没有到,就累死在路上。你有你的潇洒,我有我的自在。人生最快意事,莫过于竹杖芒鞋,且歌且行,静观云海,卧听松涛,逍遥自在。情若在,心就在,情若灭,心无痕。

苍山远,夕阳斜。

纯真淡雅的小花开满山路,每一朵花,都有绽放的权利,不要因为它的花朵太小,颜色太素,而不然它盛开;每一朵花也都有自己的魅力,也不会因为别人说“丑”,而拒绝绽放。我就是山野里的小花一朵,无所谓鲜艳与平淡,无所谓花开的时间,绽放了,美过了,就是生命。我有我自己的美,我有我自己的风骨,不会因为别人是山石,就嗟叹自己的软弱;不会因为别人是雄鹰,而哀怨自己的卑微。我有我的天地,我有我的世界,不争,不辩,不言,与天地合一。

【三】

总想做一个诗意的歌者,做个自由的舞者,在天地之间,徐徐起舞,舞落桃红,舞去白云,舞来清风。扬臂,琴起;挥手,琴终。临水而坐,优雅从容。烹茗煮茶,闲卧青石白云间,静观日落,且听风吟。

亦想站成一棵树,在一个古老宁静的寺院,朝迎旭日,暮拥明月,暮鼓晨钟,寂静安详。“来生做一棵树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今生今世,我注定是一个灵魂的舞者,孤独地走自己的路,路漫长而没有终点,徐徐伸向云端。

“空山鸟语兮,人与白云栖,潺潺清泉濯我心。潭深鱼儿戏,风吹山林兮,月照花影移。红尘如梦聚又离,多情多悲戚,望一片幽冥兮,我与月相惜。抚一曲遥相寄,难诉相思意,濯我心。我心如烟云,当空舞长袖......”

古筝清幽,深远的意境,把我带到冥荒,那青埂峰,大荒山,仿佛就是我前世所在之地,混沌,空濛。最喜庄子《逍遥游》:北冥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古筝曲里,悠悠飞出一只大鹏,遮天盖地,飞进心灵无边无际的虚空。

行走在六月的花巷,丝瓜花举着黄色的花朵,豆角花举着蝴蝶般轻盈的淡紫色小花,辣椒开有米粒般的小白花,苦瓜亦是黄色色小花,美人蕉火般热烈,月季红、黄、粉红各色兼备,夹竹桃则如燃烧的火焰。在这与世隔绝的荒山野岭,粗茶淡饭,布衣绳窗,也许就是

我要追求的生活。“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或许就是此时的心境。曲子飘渺如云,弥漫似烟,轻柔,曼妙,隔着千年的风雨,隔着亿万千劫的时空,隔着前世今生的距离。我听见了彼岸的水声,哗哗哗,还是这个红尘渡口,我等了千年,不见佛陀踪影,亦不见红颜的你。

室内空阔,窗明几净,静室焚香。室外青山绿水,蝉鸣阵阵。品一杯香茗,消暑解乏,茶香慢慢入心,氤氲一段闲暇时光。仰望云天,万里江山,只在心里,五岳巍峨,长江浩荡,黄河逶迤,草原一碧千里,拉萨的天空,清碧如洗......数千年金戈铁马,英雄辈出,逐鹿中原,只如南柯一梦。谁驾一叶扁舟,行走江湖,做歌云:“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秋月入杯,春风入怀。一声歌,一声笑,悲也如此,乐也如此,思幽幽,随风远。我曾是英雄,亦是渔翁,可今生,我只愿做一个老僧,在暮鼓晨钟里,谱写自己的云水禅心。

手捧《心经》,虔诚念诵,人生本一梦,何苦去执着?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让一颗心归于空无,无爱,无情,无性,无生,与宇宙融为一体,再也找不到我。问世间,何处是彼岸?心却说:彼岸即此岸,红尘即净土。心若无心亦有心,情若无情更多情。人间自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镜花水月,一场悲喜。空中俯瞰,大海,原来是一滴水;地球,原来是一粒沙;世界,原来是莲花一朵。心无形,万物生;心无色,万色媚。

“人在千里,魂梦常相依,红颜空自许,南柯一梦难醒。空老山林,听那清泉,叮咚叮咚似无意,映我长夜清寂......”乐曲如母亲的手,轻轻伸进心灵深处,轻柔地心抚摸。抚平心的褶皱,抹去心上的痕迹。心湖早已不起波澜,静如止水,空花空影空心,乘莲花直上虚空,融化,消失......物我皆忘,人法俱无。把心放平,把心放宽,把心放空,直到空无一物......无言亦无语,无心亦无性,无法亦无我。无有净土与红尘,无有天地与时间,无有佛陀与众生......

有即是无,无即是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文:性淡如菊QQ17191823


  • [编辑:admin]
  • 分享到:
------分隔线----------------------------